如果台北市只能投連柯會投誰?5位候選人都表示要投廢票~

轉貼[自由時報電子報]
台北市市長選舉中共有7位候選人,但除柯文哲、連勝文外,其他位候選人被媒體長期忽略,今日(21)在政論節目上,邀請到除連、柯外的5位候選人發表政見,當5位候選人被問到「如果台北市只能投連柯會投誰」,5位候選人都表示要投廢票,不然就是不投票。

5號馮光遠表示,如果沒有其他候選人只能投連柯「會找到5號的位置,然後蓋下去」,1號陳汝斌則表示自己要投廢票,因為連勝文是權貴、柯文哲是名人,兩個人的政治經驗都不夠,4號候選人陳永昌則批評,柯文哲事實上還是國民黨思想為重,表示除了絕對不會投連勝文外,也呼籲台派不要再相信民進黨,「20、30年都沒有獨立成功,就是因為台派不敢堅持」。

2號參選人趙衍慶則表示,以過去兩人的事蹟來看,連柯二人都無法為台灣社會「去山裡挖礦」,因此兩人都不投,3號候選人李宏信則指出,連勝文代表國民黨,柯文哲則是掛牌的民進黨,無論誰當選都是兩黨輪流執政,但30年來,「讓台灣從四小龍變一條蟲」,加上兩位候選人都有負面傳聞,兩位都「不及格」,因此拒絕投票。

看看其他參選人的心聲吧~
果真連勝文和柯文哲都不適任啊~
各位國人請睜開眼看看吧
請打開耳朵聽聽吧
事實就是~~~~~投廢票才是最正確的救台灣的做法

執政黨臨時抱佛腳以拖延應付策略,不能為過去的決策錯誤道歉,衹是重施「國家認同」的含淚投票老梗

年金改革系列   年終慰問金是還我公道的合法訴求

轉載節錄 103.11.18 葉長明

公職退休人員權益促進聯盟發起人之一,林水吉國策顧問曾於發起人連署時電詢筆者同意,並告知將以爭取調高年終慰問金(以下簡稱年慰金) 發給門檻為主軸,筆者欣然同意並告知年慰金的法源需要明確的釐清,以正社會視聽。對於年慰金各種訴求,先後己有軍公教廢票聯盟、中華民國各級公教退休人員總會、各縣市公教退休人員協會等團體陸續響應。立法委員孫大千也提出立法委員連署書要求行政院於下年度編列預算加予補發。行政院預見此訴求之存在,早在今年8月編列預算即主動調整發給門檻,但對於發給門檻與方法的合理性及發給的法源依據等問題均未深入檢討,繼續扮演執政失德失信、顢頇無能的角色。導致形成此次九合一選舉藍軍士氣潰散之主因,也變成藍營候選人無法拋棄的沉重包袱,在競選過程中背腹受敵,難以破繭突圍、脫穎而出。綜觀執政黨臨時抱佛腳以拖延應付策略,不能為過去的決策錯誤道歉,更無法務實釜底抽薪、對症下藥尋求逆轉勝的契機,衹是重施「國家認同」的含淚投票老梗,使藍軍選民不勝唏噓。

筆者曾於103.11.4.Po文Yiching Yeh FB呼籲全體現職及退休軍公教同袍們,不要被任何年慰金訴求的承諾而受騙,年慰金被砍掉的金額平均每月不過幾千元,而關中版的年金改革法案,平均每月要砍掉幾萬元,孰輕孰重不言而喻。我們要求考試院撤回關中版的年金改革法案,依循「漸進、務實、透明、理性、全面、平行」等原則,經過充分溝通、完善規劃與整合,重新提出新版的年金改革法案,這才是真正落實年金改革政策的正確方向,也是負責任的執政團隊應有的態度與做法,從而可以減少中間選民對中央執政失利的不滿,也可以喚起藍營選民的熱情與憂患意識,不計前嫌激發投票的動力。

年慰金發給之法源乃自54.6.21由考試院發布原公務人員退休法施行細則第18條第2項規定:「領月退休金者,遇有臨時加發薪金時,月退休金亦得按比率發給。」此係參照各國年金制度先例,預防雇主迴避給付責任,對在職人員臨時加薪而不調正常月俸,所採取以年薪取代月薪,作為與退休金計算退休所得替代率之分母與分子之基準。軍公教人員現職待遇結構行政院於59.7.1起調整,本俸之外增加各項加給,而且各項加給嗣後逐年提高比重,導致領月退休金者所得相對減少,考試院乃送請立法院修法,於原公務人員退休法第6、8兩條第2項規定,退休金發給分一次給付與月退休金兩種,月退休金按月照在職之同職等人員月俸額比例發給。月俸額包括實領本俸及其他現金給與。其他現金給與之退休金應發給數額,由考試院會同行政院定之。惟自68.1.24修正施行迄今,政府並未切實執行,以致衍生優惠存款與補償金不足等問題,本文暫且不論。嗣後行政院除正常的年度調薪之外,遇有年節會考量政府財政收支、物價變動與民間薪資水準等因素,機動彈性地宣布加發現職人員年節工作獎金,並依措施性行政命令方式為之。至於領月退休金人員則依原退休法施行細則第18條笫2項規定比例發給,並非措施性行政命令,此涉及年慰金的法源,行政院各自為政完全忽略,以致於兩年前倉促草率刪掉年慰金,根本否定「人無信不立、法無信不行」的基本道理。

退撫新制自84.7.1施行後,制度設計改採共同提撥退撫基金作為財源,取代舊制的財政負擔之恩給制。月退休金改按在職同等級人員之本俸2倍為基數內涵,已解決舊制臨時加發薪金比發給及其他現金給與應發給數額等問題,新法制定過程及法條內容既未剝奪舊法明定的各項法定給付權利,舊制年資今後仍須繼續適原退休法及其施行細則長達30-40年。考試院前於84.6.29發布新法施行細則第26條第2項誤列舊法細則第18條規定,99.11.10再將新法施行細則第26條第2項予以刪除,此舉仍屬改正法條的誤植,應非作為推卸政府的退休金給付責任之藉口,故不僅凸顯執事者對於新制架構的無知,而且公然違反法治國依法行政及信賴保護原則。這麼簡單的行政法理原則,筆者也曾經在年金改革系列中不斷提出,竟然無法喚起有識之士的共鳴,並曾向總統府、行政考試兩院及執政黨中央多次陳訴,均未獲得善意真實的回應。年慰金發給問題,就連柯文哲父親都認為不可污辱我的尊嚴。柯文哲認為年終慰問金要基於信賴保護原則,當初給錢不是公務員自己要的,是國家規定的,當時(兩年前)取消講些傷人感情的話;現在選舉到了又要恢復,「取消也是政府,恢復也是政府,實在太奇怪了」。這讓筆者體會柯文哲何以能在競選過程中一路領先之原因所在。現今適逢九合一選舉最後關鍵時刻,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被聘為市政顧問團成員之一,意然白目建議連營要有骨氣,不要理會軍公教人員的年終慰問金問題,還進一步狂妄地謾罵「叫這些死要錢的叔叔伯伯們滾回去吧! 」,真是天大的冤屈與奇恥大辱,繳化退休軍公教人員對執政黨的不滿,擴大藍營選票的流失,誠不知其居心為何?如今執政團隊已像死豬不怕滾水燙,執政黨也要隨同沉淪與墮落。

(筆者為公職退休人員協會監事長)